《欲望之源》读书笔记

有趣

这是本有趣的书。最了不起的地方是把我们身上种种难以忍受的缺点,从基因进化的角度给出了合理地解释,让我们了解到这些缺点不但不讨厌,而且还在人类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帮助我们从残酷地竞争中生存了下来。

为什么我们对美食没有抵抗力?为什么存钱这么困难?为什么香烟,可卡因让人难以割舍?为什么我们能从冒险中找到刺激?为什么人生来就贪得无厌,不知满足?为什么男女有别?男人什么时候最容易出轨?女人为什么会红杏出墙?为什么我们会爱我们的家人?为什么人生下来就是自私的?

没错,我们就是这些问题人类的一份子。这是我们的基因为了完成他的终极目标而设计的一整套系统,我们就是个基因系统的载体,只有符合这套系统的基因才能得到终极大奖:复制。

我们的祖先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饥寒交迫中,遇到卡路里,总是想办法尽最大的努力把它们吃到肚子里,变成脂肪储存到肚子或大腿,以便能捱过食物短缺的艰辛。我们生活在物质极大丰富的工业社会,但我们的基因还停留在山顶洞时期,时刻指导着我们的大脑储存卡路里。在进化的早期,类人猿从相对安全的树上走到要面对凶猛野兽的威胁的平原,我们在冒险。我们从山洞里走出来,走出非洲,向欧洲和亚洲迁移,跨过白令海峡,到达北美,进入南美。我们就是这些爱冒险的远古人的后代,我们从他们身上继承了爱冒险的基因。那些不爱冒险的远古人,无法适应环境的变化,在进化过程中被淘汰掉了,他们的基因没有机会得到复制。我们总是倾向把赚来的钱全部花掉,因为基因认为在他那个年代,没有冰箱和银行,所有的财富就是吃到肚子里的食物,那些没有马上消费掉的食物,最终会成为秃鹰的食物。我们明知道彩票中奖概率低得离谱,比被雷电击中的概率还要低N倍,但我们还是乐此不彼地买彩票,因为我们的祖先生活范围很小,最多几百人的规模,看到别人中奖,我们的基因根据他过往的经验,总是高佑了自己的中奖概率。看到蛇,不管有没有毒,总是让我们紧张害怕,而面对更危险的枪,我们却没有害怕的感觉。基因根据它的老经验,在他生活的年代,被蛇咬死的人占了很高的比例,而他不了解的是,在现代社会,枪才是致命地武器,一年中被蛇咬死的人的数量还不足死在枪口下的人的数量的万分之一。

基因自私且聪明,它利用多巴胺等“快乐神经传递素”作为激励,控制着情绪系统,操纵着我们按照他们的意图行事。我们是成了基因的傀儡,所有的行为都指向了唯一的终极目标:基因复制。

救赎

这是一本自我救赎的书。我们的所有缺点,都是我们可爱的基因为了完成自我复制耍的小把戏。我们所有的缺点,都是因为我们的基因进化跟不上环境变化导致的一系列误会。我们戴上了智慧的眼镜,看透了它。坦然接受了这些缺点,在需要的时候,我们也可以耍点小聪明戏弄一下基因。你要去一次食物丰盛的应酬,但又不想给肥胖的身体增加负担,可以在去之前吃两个馒头下去。想要体验血脉喷张的刺激,不需要再去体验狮口脱脸了,坐个过山车依然可以让你的肾上腺素激烈上扬。

作为基因载体的人,从进化角度,基因给我们定义了角色,其终极目标是为了完成基因复制。作为有自由意志的个体的人,我们想定义自己的角色,而不愿意成为基因的傀儡,我们的一生,在进化的历史进程中实在短得不值一提。通过这本书,我们明白了我们在进化历史上的角色,让我们看透基因的小把戏,让我们更好地定义作为自由意志的个体的角色。

正如本书导言所写:

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知己知彼,虽不一定百战百胜,既然注定了这是一场长期的战争,至少让我们有机会了解一下驻扎在我们体内的基因敌人。

今日推荐

推荐刘未鹏的博客以及他的一本书《暗时间》。关于编程,心理学,方法论。你会惊叹作者的思考深度。


Post by Joey Huang under essay on 2015-03-27(Friday) 23:30. Tags: thought,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Powered by Pelican and Zurb Foundation. Theme by Kenton Hamaluik.